同性婚姻应该如何改变教会的见证

Russell Moore 

高法院已经对两件意义重大的婚姻诉讼作出判决,这个国家的法律和文化境况已经发生了改变。最高法院投票否决了《捍卫婚姻法案》,将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就8 号提案作出的判决发回重审,认定加州8号提案的支持者不具有诉讼地位。最高法院投票否决《捍卫婚姻法案》的判词,使用了相当彻底、支持同等保护和人 类尊严的用语,用来承认同性婚姻联合。 但这对于我们,对于我们的教会,还有对我们的福音见证带来了什么改变? 

种意义上,没有任何改变。拿撒勒人耶稣依然活着。祂正把整个宇宙招入祂的国度,并且祂最终要成为实实在在的主。不管婚姻发生了什么改变,福音不需要家庭 价值观才能兴旺。实际上,福音与它周围的文化形成强烈对比的时候,常常就兴旺起来,这就是福音在第一世纪的时候,从好像以弗所、腓立比、哥林多和罗马这 样的地方兴旺、扶摇直上的原因,而这些地方绝非民风淳朴之地。 

但是在另外一种意义上,美国文化中夫妻婚姻被边缘化的状况,对我们的福音见证具有深远影响。毕竟婚姻对传福音来说并不是附带的次要问题。 

人不像变形虫那样分裂繁殖,这是有理由的。我们都是因着一男一女之间的联合成孕。除了这自然方面的现实之外,福音告诉我们这当中存在着一个宇宙性的奥秘(弗5:32)。 

神设计了男女二人成为一体的婚姻联合,作为对基督和祂教会联合的深藏记号。在人类生命最强力的吸引当中,神使用婚姻和性别训练人类,让人认识到在日子满足的时候,耶稣要与祂的教会合为一,正如头和身体合为一,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。 

即使没有最高法院的这些决定,同性婚姻也正大步前进,正进入你所在的社区,不管你是和我现在一样身处国会山庄,还是身处乔治亚州西南或爱达荷州东部的乡村。而这是作福音见证的机会。 

在美国文化很长一段时间内,人都认定会有婚姻。就连出自一度被称为破碎家庭的人,也能在电视或电影上看到稳定的婚姻。男孩子女孩子曾经大部分都认定将来他们会有婚姻。随着婚姻被人重新定义,这些想当然的事情将会改变。让我们不要因此痛苦万分。 

给了基督教教会一个机会,去做耶稣在一开始的时候呼吁我们使用我们婚姻去做的事情,就是在黑暗之处作光服事。长久稳固的婚姻,由一位母亲和一位父亲组成的 家庭,可能会让我们在21世纪的文化中显得反常。但还有什么是比一位被钉十字架的宇宙主宰更反常的呢?还有什么是比能赦免像我们这些悖逆之人,把我们 变成神儿女的福音更反常的呢?让我们接受这反常,把我们对道德多数派的幻想钉在十字架上。 

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为着教会内部我们病态的婚姻悔改。我们已经有太长时间,拒绝去纠正那蹂躏我们文化的离婚文化。我们已经有太长时间,压制我们的声音,不作合乎圣经的见证,表明父亲母亲有区别的使命,取而代之是接受使用养育儿女这总称说法的信息。 

我们已经有太长时间,基督教会的职员仿佛是太平绅士,给不对教会委身,在很多情形里是圣经禁止结婚的人主持婚礼。仅仅因为站在我们面前的新人,不是两位新郎或两位新娘,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是在持守合乎圣经的婚姻。 

宗教自由受压制的危险之风,意味着我们名义上是身处圣经带、牧师给人主持婚礼的生活之道已经成为过去。这没有了反而更好。这意味着我们有机会靠着神的恩典,像福音对待婚姻一样严肃看待婚姻,促使我们身边的文化去问为什么。 

越来越关注婚姻问题,这也给我们机会,像耶稣那样去爱我们那些同性恋的邻舍。一些人要顺服基督教的性别伦理。总会有一些职业异见分子,靠着拥护主流抗 罗宗的行话,在福音派基督徒市场上混饭吃。但教会要站立得住,这意味着耶稣两千年来一直传递下来的福音要站立得住。我们坚守信念站立得稳的时候,不是把我 们的同性恋邻舍看成是敌人。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。 

所在社区里的男女同性恋者,并不是某种全球性同性恋行动阴谋的一份子。他们不是一些漫画里描绘的那种超级恶棍。他们和我们一样,在追求一种在他们自己 看来是正确的道路。如果我们相信婚姻正如耶稣说的那样,具有生生不息的强大力量(可10:6-9),那么它就不可能被法官的投票结果,州立法机构的投票决 定根除。一些人追求他们以为的生命意义,却要失望。我们的教会有没有准备好,告诉他们什么是生命的意义? 

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改变我们所传讲的。那些跟从基督,却被同性吸引的人,要与他们的家人朋友对他们传讲、对他们期望的,就是结婚蛋糕、婚姻生活和美国梦说再见。但跟从耶稣意味着背起十字架走艰难窄路。跟从耶稣,从来就是这样。 

果我们要传讲这种背起十字架走艰难窄路跟从耶稣的福音,我们就要清楚表明,这种背十字架的舍己,不只是对受到同性恋试探的基督徒的要求。这是对我们所有人 的要求,因为这就是福音。如果你的教会一直在传的只是美国梦,美国梦的目的是永生,耶稣是你使用来得到这一切的手段,你就没有一种能触动你同性恋邻舍的福   你传的,其实不能触动任何人。 

同性婚姻正进入你所在的社区。现在不是惧怕、勃然大怒或诉诸政治手段的时候。这是像我们这些被神饶恕的罪人,去做基督的百姓一直在做的事情的时候。我们是时候要超越我们的家庭价值观和我们的文化战争,去指向基督的十字架,说道:看哪!神的羔羊,除去世人罪孽的。 

而这就是福音。